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朱晓冲 报道

  12月5日,京东拍卖平台显示,宿迁市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宿迁妇产医院”)重整意向投资人的第一次公开招募正式开启。参与重整的标的物涵盖了宿迁妇产医院名下的不动产、构筑物及其他辅助设施、医疗设备与办公设备、绿化苗及无形资产组合等,起拍价超4.26亿元,保证金8000万元。

  截至12月6日下午3点,该拍卖活动共吸引了7382人围观,1人报名,但因无人出价,最终以流拍结束。

  竞买公告显示,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2年4月19日作出(2022)苏13破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宿迁妇产医院破产清算一案,并于同日作出(2022)苏13破1号决定书,指定江苏欣扬律师事务所为宿迁市妇产医院有限公司管理人。9月1日,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宿迁妇产医院进行重整。

  此外,竞买公告还详细列出了宿迁妇产医院工商登记、经营情况以及债务情况等信息。据了解,目前该医院经管理人核查,确认职工债权共391笔,总额为14048746.73元;经法院裁定确认无争议债权总额为174208358.05元;已申报(涉诉)待确认债权7笔,金额354777001.64元。

  因巨额债务缠身,竞买公告特别提出,意向投资人应确保目标公司重整成功且在重整成功后有良好的运行及盈利模式。竞得医院营业资产后,必须保持医院现有经营状态,保证在院病人的医疗救治不能中断。意向投资人或指定的用工单位必须接收现有职工中自愿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职工,工资标准可以自愿协商确定,所签劳动合同期限不应少于一年。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已有多家民营医院被低价拍卖,但愿意掏钱的买家却难寻。10月27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举办者相关权益在阿里资产平台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8.18亿元,评估价17.98亿元,此次拍卖吸引了超过1万人围观,但因无人报名和出价而流拍。

  今年1月,曾经号称“中原医疗第一股”的河南鹤壁京立医院被拍卖,据了解,鹤壁京立医院于2016年10月在新三板上市,但在2019年之后陷入连续亏损,最终因拖欠薪资、借贷融资纠纷等问题跌落神坛,走到了被拍卖的境地。

  今年7月份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21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全国医院共有36570家,其中公立医院11804家,民营医院24766家。虽然民营医院的数量远超公立医院,但从诊疗人次上来看,2021年公立医院诊疗人次32.7亿,占医院总诊疗人次的84.2%,反观民营医院诊疗人次仅有6.1亿,占医院总诊疗人次的15.8%。不难看出,和公立医院相比,民营医院目前仍处于“补充”位置,此外,近年来陆续有上市公司“剥离”医院业务,通过售卖以求资金回笼,在资本“抛弃”民营医院的同时,整个行业或将面临新的洗牌。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