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大门一直在拓宽。自2017年我国政府提出大幅度放宽金融业的市场准入政策以来,保险行业已经出台多项具体对外开放措施,并制订或修改了一系列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及规范性文件。近日,为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相关配套制度,银保监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进行修改,进一步明确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和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外资保险公司的准入标准,取消了对外资险企的股比限制。该举措完善了保险对外开放的相关制度设计,使得外资保险公司的投资主体更加多元化。

  党的十九大报告总结了我国对外开放的宝贵经验,顺应经济全球化发展大势,作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大战略部署。“十四五”规划纲要也指出,要加快推进制度型开放,稳妥推进银行、证券、保险、基金、期货等金融领域开放,深化境内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健全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保险业有着更为深厚的对外开放基因,开放时间最早、开放步伐最快。而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时期,保险业更应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

  2018年以来我国保险业开放程度迎来加速期,银保监会先后发布34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涉及保险业的措施有14条,可谓力度之大、影响之深。2019年年底,银保监会发文明确,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取消合资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外资最高持股比例可达100%;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等,对外开放政策的提速出人意料。在前不久国新办举办的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发布会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继续鼓励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共同发展。

  我们看到,在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的情况下,中国保险业并没有停止对外开放的脚步,且一些外资保险机构还在持续加大对国内保险市场的投资力度。这不仅体现出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坚定决心,也显示了外资企业对中国保险业长期向好发展的信心。

  以实际市场情况来看,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发展,也收获了真金白银。据统计,2020年,外资保险公司实现原保费收入3524.44亿元,市场份额7.79%,同比上升0.62个百分点。其中外资寿险公司实现原保费收入3176.72亿元,市场份额10.03%。而在北京、上海、深圳、广东等外资保险公司相对集中的区域保险市场上,外资保险公司的市场份额分别达21.22%、20.83%、10.26%、11.69%。

  接下来,外资保险公司还应充分理解已推出的开放政策,结合自身业务和经营模式特长,用足开放政策利好,将其自身发展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结合起来,找准用力点,更好地满足经济发展和城乡居民的金融服务需求。

  平静的湖面锻炼不出精炼的水手。对于我国保险业来讲,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有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而开放是构筑这一环境的必要条件。通过加大对外开放来融汇国外成熟保险市场的发展经验,不仅能够提高我国保险业的专业化水平,还可以丰富我国保险产品供给,扩大市场供给能力,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这对我国保险业发展是一种助推器,也是实现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一条重要纽带。

  未来,我国保险业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落脚点依然在于“引进来”和“走出去”。一方面,保险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协助中国企业应对贸易风险,进一步扩大跨境服务覆盖面,不断提升保险企业服务海外市场的能力。特别是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让世界共享中国保险市场成长的红利。另一方面,保险业也要积极“引进来”,在与外资机构开展竞争与合作中,更深入地理解国际保险市场的文化、规则与技术,完善现代公司治理体系以提升全球竞争力。“十四五”时期,我国保险业要更好地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不断培育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在更大的舞台上一展身手。

  • 友情链接